[银翼杀手AU]哥谭假日(一)

*银翼杀手AU,世界观时间延续2049,电影未涉及的设定来自原作。

*仿生人杰×仿生人提米注意

———————————————

地球,就是五亿一千万平方公里那么大的垃圾场。

提姆·德雷克从没把她幻想成格蕾丝·凯利那样的万人迷,但这幅破败的面貌仍使他失望了好久。他也许该给负责往飞船里存储影像资料的人打个电话——以布鲁斯·韦恩,他养父的名义,告诉他们在观看了BBC的地球纪录片后再“身临其境”是种什么感觉。

提姆确信那会改变航空公司的主意,如果他不是刚从火星的韦恩庄园逃到地球的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

“感谢老天,你不是百分之百的人类。不然这空气准会让你窒息。”

人声嘈杂,提姆压根没听到有车降落在他身边的声音。但他一点都不惊讶在地球上会有人清楚他的底细,甚至还转过身微笑着给了搭讪的家伙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迪克!”他大声喊着自己兄长的名字。

而他被勒紧了脖子的兄长——迪克·格雷森,温柔地抚摸着他凌乱的黑发。这有点像是在安慰一只刚断奶的小黑猫,一年前迪克还和他一块生活的时候就经常这么干。

“原谅我忘记准备写着你名字的纸板了吧。”迪克眨了眨眼睛,“我的工资还没能支付得起一块A3大小的纸。”

“你没掏出手铐已经给了我莫大的安慰。”提姆一本正经地回答,随后他看到迪克拧起了眉毛,便咧开嘴笑了。

“你知道,这么偷跑到地球上来是犯法的……”迪克顿了顿,“作为仿生人来说。布鲁斯联系了地球的警署,包括布鲁德海文……银翼杀手已经倾巢出动了。”

“你呢,你会杀了我?”

“天啊,我?我不是银翼杀手。”迪克为难地挠了挠头发,“而且命令并没说要杀了你,布鲁斯没可能说这种话。但是……”

“你怕其他银翼杀手会干掉我。”提姆轻描淡写的态度让迪克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那些新式仿生人,他们是为了追捕像你这样的旧式仿生人而存在的。提姆,我见过一个在哥谭警署的仿生人警察,他眼神凶恶的就像一匹独狼……那绝非善类的目光……”

提姆这时双手都插进了大衣兜里。他有很久没搭理义兄的话,即使他不是马,也久到迪克怀疑他是睡着了。

提姆比谁都清楚布鲁斯只是想让他老老实实回去,但韦恩公司的总裁没办法亲自过来地球抓他——或者对他来说,为了个仿生人,这不值得。布鲁斯也不可能不知道地球上负责处理这种特殊事务的警官是什么办事风格;他显然是希望提姆被吓到、然后直接坐下一班飞船折回火星。

“我不回去。”提姆打定了主意,“你就告诉布鲁斯,如果我死了,还完整的部分会寄回韦恩庄园;等在地球上的生活稳定下来,我会试着给他发邮件的。”

迪克摸了摸鼻子。他的眼睛和提姆的一样蓝,梳理整洁的头发也是乌黑的,如果有谁只听了他俩一半的对话,必会断定二人是同胞兄弟。可惜,迪克是实打实的通过格雷森太太分娩来到世上的人——只是恰好一前一后和提姆被布鲁斯·韦恩收养。

“你倔的很。”他说,“提姆,你和我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布鲁斯的儿子。”

“这没错。”提姆慢吞吞地把话拐了个弯,“但我和达米安显然有点儿不同。”

迪克像生吞了一磅阿司匹林那样瞪着他。

提姆苦笑了一下,缓缓地举起了右手。迪克起先不能明白他的意思,但他引以为豪的观察力很快帮他发现了男孩身上细微的变化:提姆的手臂举到头顶位置时在微微发颤;他的目光也随之失落地暗淡了几分。

“布鲁斯从德雷克家带走我开始,已经过了多少年了?”

“噢。提姆……”迪克如鲠在喉。

“别担心,我还能挥得动长棍。”提姆把手缩了回去,那件风衣对他而言有点大了,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而且我还有枢纽六型的脑单元。这在当时,可是连沃伊特·坎普夫测试都差点骗过的。”

迪克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他们之间像是一月的料峭寒风里忽而竖立起了一堵高墙,迪克不知道该怎么翻过去,而提姆则安静地在另一头不停往墙面上泼水。

迪克舔了舔发紧的嘴唇,然而这也没能使他说出的话显得不那么干巴巴:“我想……你可以回去,让布鲁斯看看有什么法子。你知道,他能动用的关系总是很多,我也能多少帮你打听。两三个人的力量要比一个人强。”

提姆的嘴角仍然弯着。“谢谢,迪克。然而……”

“然而”后却再没了话音。然而。迪克接着他的话尾想,然而泰瑞公司——那家已经破产的公司狡猾的很,没人发现过能够延长旧型号仿生人寿命的办法,或者更难过的说法,根本没人想过延长他们的寿命。提姆已经足够幸运,布鲁斯把他当做比普通人稍显聪明的男孩抚养着,而非那些回到了美国内战前生活的奴隶主。

迪克摸了摸提姆的脑袋。“有需要的时候别吝啬叫我。”

“打布鲁德海文警署的电话?”提姆吐了吐舌头。

“你能想办法溜进警署后台找到我的号码,对吗?”迪克反问他,回答是一个不置可否的自信笑容。

二人之间又是好一会儿沉默。

分别前的道别总是格外艰难,迪克深有体会。在他一年前从火星被调到地球前夕,他拎着一个简单的人造革皮箱在机场四处张望,布鲁斯没有来,达米安也闹别扭不愿送行,韦恩庄园又离不了阿福——于是只有迪克一个人在那儿傻站着,期盼有什么人能对他说“一路平安”或是“记得联系我”。

也许那时火星的气温和现在地球的一样低,因为他清楚地记得提姆和今天一样,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他从机场不远处的柱子后不紧不慢地挪了出来,靴跟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倒显得这趟送行有点不情愿——他的表情也是这么告诉迪克的,但迪克仍十分感激。
但那时,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提姆说了什么来着?

“再见,好大哥。”男孩吸了吸鼻子,向他挥手道别。

迪克盯着他的背影,他肩头鲜艳的红色。
噼噼啪啪地,像是书页快速地翻过去、两张图画重叠在一起,他的记忆复苏了。

但这一次并不是提姆目送着他离开,而是反过来。迪克有一种奇妙的预感,当提姆走进面前这团绚烂的雾气中,围着红色围巾的身影渐渐不再能倒映在他眼中时——他会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不用再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迪克拢紧了夹克,他在心里祝提姆好运。






杰森·陶德一拳打在对面男人的脸上。

这儿不是拳击场,也没有裁判会在他倒下后贴着他的耳朵大喊十到一。他只是手枪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女人给踢飞了、随身匕首又扎在了墙上那个老头的腹部,所以不得不赤手空拳地同最后一个仿生人搏斗。

杰森挂的彩不比对方少,他眼睛上都蒙着一层血翳。血汩汩地顺着额角流到他的唇边,他下意识地舔了一口,又马上啐了出去。

“他妈的。”他骂了一声,“太咸了。”

“仿生人的血总比人类的要咸,嗨?你这个嗜血杀手?”杰森又一拳挥在了他脸上。这一下打得对方踉跄着退了两公尺,杰森发誓自己听到了清脆的喀嚓一声,也许是鼻梁断掉的声音。

“……你、还有那些寄生虫都该死!”男人看起来十分痛苦,他抹掉了鼻子里喷涌而出的黑血,嚎叫着向他扑了过来,“见鬼去吧!”

杰森有点耳鸣,但他想荒山之夜的鬼怪也该是这么嚎嚎的。对方的动作慢到他不耐烦地拍了拍耳朵,又从厚实的皮夹克里掏出了把小手枪——枪托上嵌的珍珠在广告牌灯光下折射着十字型的白光,盖过了子弹迸射时枪口的火光。

杰森没心情测量他究竟给男人眉心留下了个多深的洞,毕竟动手时离得太近,血液有一半都溅在了自己的脸上。在他犹豫着先擦脸还是先挖三个仿生人的眼珠时,一通视频电话请求嘀嘀嘟嘟地响了起来,他只好手忙脚乱地用肩膀和脖子夹住手枪、胡乱抹了一把脸,抱怨着按下了接听按钮。

屏幕一闪投射在半空中,橘红色头发的女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杰森觉得下一秒她的眼镜就会被自己吓掉了。仿佛要应验他这种想法似的,芭芭拉·戈登推了推鼻梁上的圆框眼镜,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天哪,杰森,”她透过屏幕打量着他,“你的伤势太严重了,回来得让我帮你缝缝。”

“我自己能缝好。”杰森这会儿才觉得自己头痛欲裂,“该死的,这吸血鬼害我用了一发杰姬的子弹……亏大了。”

“你真的管那把女式手枪叫杰奎琳?”芭芭拉不能理解地摇着头。

杰森没搭理她,嘀嘀咕咕地用脚尖翻动地上那具死相凄惨的尸体。当然他不介意那再凄惨点儿,因为他已经开始用匕首剜尸体的眼球了。

芭芭拉皱着眉头,着实犯了一回恶心。他下次能不能别再这么旁若无人地做这种让普通人看了准会吓昏过去的举动了?固然她不是什么普通人,但也会有正常的生理反应,比不得杰森·陶德警官这种不具备移情能力的仿生人。

“有个新案子,杰森。”芭芭拉整理了一下心情才重新开口,“早晨报的案,我本想让其他人追查的,但这是桩仿生人逃跑的案子,警员们……”

“废物们怕丢了命,”杰森手下的动作没停,“所以支使人形机器追捕人形机器。如果仿生人互相用激光枪射穿了对方的脑壳,连爆米花都用不着他们也看得津津有味!”

“杰森!”

“噢亲爱的,当然不包括你。”杰森把还粘着组织的眼球扔进塑封袋子里,扬头给了芭芭拉一个讥讽的大大笑容。

他总是这样,芭芭拉揉了揉额角。“不管怎么说,先回来交差。逃跑的仿生人资料我早发给你了,收拾一下就着手准备吧。”

“当然,我可不想蓬头垢面地去赴约。”杰森吹了声口哨,“它是男孩还是女孩?我总得知道约会对象的性别。”

芭芭拉没辙地看了他一眼。

“提姆·德雷克。”她回答,“你应该知道他……说真的,就不能动一下你尊贵的手指自己看吗?”

“我看着呢。”杰森这会儿已经坐进了车里,他挪了一下屁股,在发觉并不能找到舒适的位置后恶狠狠地抽出了安全带。银翼杀手用力向下划着屏幕,几乎快把手套上的血污都蹭在上面后才找到了那个新发来的文件。

“他长得有点像你前男友,就布鲁德海文的那个小警官。”杰森丢开手套,摸着下巴评论道,“还挺清秀的。”

他没看到芭芭拉在屏幕那头翻了个白眼。

“闭嘴,杰伊斯。

通话被挂断了。

杰森是故意这么说的。从听到提姆·德雷克名字的那刻起,一股来势凶猛的烦躁情绪就冲上了他的头顶,他需要点个人时间来理清思绪。

提姆·德雷克,他挺有名,不少仿生人都想掐断他的脖子,尤其是逃逸到地球上的这些。

仿生人不过是人类的附属品,没有维护他们权益的法律,生死全看主人心情。一般的从工厂里被送去即将移居火星的人家,幸运点的(像他这样的)在刺客联盟受训一段时间后被运到各地警署。而撞大运的,则是在刚被送去火星没多久主人就遭了横祸,然后被缺爱的富豪布鲁斯·韦恩捡回家当儿子。

他的好运被同类嫉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就算是人类也会眼红抽中了头彩的无业青年。当然,他烦躁的原因并不是这个,别人活得多么愉快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他真正烦躁的,是搞不懂为什么这个韦恩小公主要放着滋润日子不过跑地球上受罪,来给他增加额外工作量?

布鲁斯·韦恩报案电话的内容里写着“押送但不能伤害”,固然报酬金额数目可观,这么个要求还是让他快挠破了头皮。姑且不提小公主会不会拿激光枪射穿他的脑袋,光是想杀他的仿生人估计就能排个长队了。
更不提那些个下手没轻没重的同僚!

杰森本想着推了这档子事,全当他没来得及从别人手里救下提姆·德雷克……但是他最后被目击到的地方在哥谭,他的辖区,他要是划一整天的水,提姆·德雷克可能就要当晚被一块一块地送进哥谭警署了。然后呢?然后布鲁斯·韦恩大概就会要求戈登局长炒掉负责此事的警官,然后他就不得不去火星照顾那些油头肥脑的脆弱人类了!

操他的!杰森差点一脚踩断了油门。

“提姆·德雷克,你可得争点气。”杰森对着屏幕上那个微笑的、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男孩摆出一副凶狠的表情,“要是等我赶到的时候发现你已经翘辫子了,我保证我会在他们来收尸之前先……鞭尸!”

哎,好吧,对着这样一张脸,他没法说出“奸”这个字来。杰森心里鄙夷了一会儿自己可怜的放狠话能力,踩满了油门扬长而去。


在他把车载音响扭到最大,吼着Coming for you的歌词在车里摇头晃脑的时候,永远不会想到他放出的那句狠话竟在日后成为了提姆·德雷克最爱的笑柄。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