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剪掉母亲最爱的窗帘缝新裙时,回忆的是那些个穿着绿塔夫绸裙、裙褶宛若十二道波纹的少女时光;可她仍然欣喜,兴许是裙子上还有美丽的花纹吧,兴许是战火只点燃了她绿眸子里的坚毅吧;她也许仍是那方圆三县最细的腰、着软底花鞋在红土地上奔跑的女孩子。

我流。
昨天翻了翻序言知道玛格丽特居然是先写的结尾,惊讶之余也想着下次重读从结尾一章开始从后往前读试试……不知道能不能看出别的什么来。现在仍然还是从头开始读了,威士忌,加点白糖和碎薄荷叶吧!盖茨比他们去纽约时,黛西也是也是这么提议的呀。

评论

© RR | Powered by LOFTER